價值的定義

我之前的工作跟電話業務有關,故每天藉由電話來與各式各樣的人接觸變的很理所當然,在只有聲音的接觸裡,有時反而比面對面更加容易了解一個人的本性。

我接觸過很多會在電話裡,會跟像我這樣的陌生人侃侃而談自己人生故事的人,無非是他們在日常的生活中寂寞無聊,或者是沒有辦法跟親近的人抒發自己的情緒,故像我這種只是透過電話做接觸的人,反而變成他們心靈上的出口,對他們而言,我只是個知道他們名字、他們電話;然後會聽他們說故事的人。

這些故事後來就變成工作上的一種樂趣,因為你在打下一通電話的時候,你不知道又會有什麼故事可以聽。

而其中有個故事,讓我對於所謂的價值有了全新的觀感。李阿姨是個退休的國小老師,今年五十多歲,我當初打的那支電話是登記在她先生的名下,而由她接起,我照我的例行工作問了她是否有做投資股票之類的,『股票』這兩個字就好是個開啟她人生記憶的鑰匙,開始跟我說起了她擁有那一張股票的歷史。

在二十五年前,一張《大同》的股票改變了她的人生。

當時的《大同》才要剛上市而已,所以開始公開抽籤承銷。吳先生是個高中老師,當時整個學校的老師都寄了身份證影本去抽籤購買,卻只有吳先生抽中。二十五年前,一張面值一股二十元的《大同》股票;它的價值是同等於十甲的田地。吳先生當時正與李阿姨交往,他大了李阿姨二十歲,出於對李阿姨的疼愛,便拿了這一張得來不易的股票做為『聘金』與李阿姨訂下了婚約。

在他們結婚之後,這一張股票始終沒有拿去集保公司集保,而是安安穩穩的壓在他們所睡的枕頭底下,每到過年要大掃除的時候,李阿姨才會再把它拿出來看看。

這二十五年裡;李阿姨的先生從高中的教職退休,他拿退休金跟同事合夥做生意,沒想到同事卻騙了他的退休金一去不回,因此他得了憂鬱症,從那時候起他就日日夜夜藉酒消愁,最後因為酒精中毒住進了長庚醫院,因為腦神經有所損傷,導致了半身不遂,李阿姨只好提前從她任教的國小退休,專心照顧她的先生,也一肩扛起教養子女,照料整個家的責任。龐大的醫藥費用與生活開銷讓,她所得不多的退休金飛快的消失。

但是我可以從她的聲音聽到開朗的氣息,她會拿著比自己生活更加辛苦的人來鼓勵自己,認為自己已經很幸福了。當她用著充滿精神的語氣說這些故事的時候,就像悲劇仍然用喜劇手法表現似的,另人更加的為她不捨。 二十五年裡。這張《大同》的股價也從最高落到現在的十幾塊。我當時有小小的算了一下,在最高價的時候李阿姨的《大同》配股配息也到了三十張左右,如果在那時候全部賣掉,所賺的金額跟現在賣的所得的實在是落差很大。李阿姨不是不知道有張股票可以賣來換錢,不過不論在任何的情況下,我相信她是不會賣掉它的。

價值是相對的,不是決對,對於其他人來說它只是張股票,會用著各種不同的角度去衡量它的金錢價值,這一張股票對李阿姨而言,它的『記念價值』是大於它的『實值價值』,那代表了她年少時與先生從愛戀到走入婚姻,她先生對她的愛,她初為人婦的記憶。看著這張股票,憑著過去的那段美好的回憶,她就又有了面對現實生活的勇氣。用再多的金錢也買不回這些過往的時間與經歷。

我相信她很少對身邊的人開口說出自己這些陳年往世,因為她必須表現的堅強、樂觀,不然怎麼能讓自己的孩子快樂的成長,一直到我打了這通的電話。當我聽完了整個故事,她才突然驚覺,自己居然會跟一個陌生人說這麼多,她連忙跟我道歉,殊不知道在電話這頭的我,眼眶中已經積滿了淚水,正盡一切努力的想保持平靜,而不讓自己滿溢的情渚湧現在聲音裡。

在那個時期,我對於自己的人生停滯不前常有「怨天由人」的想法,而這一通電話如當頭棒喝的敲醒了我充滿「怨念」的心。

從此不論是過年過節,我仍然會打通電話過去問候一下李阿姨,聽她說著她近日生活中發生的事情,跟往常一樣,不論是好事、壞事,她仍然會用著她充滿活力與樂觀的語調訴說著,然後會告訴你,她已經很幸福了!就算後來我離開了那個工作也不曾間斷過。

從她的身上我不止學到了對於事物價值的判斷,也學到了對於人生價值的判斷!

cleno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