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之『拿手好戲』
作者/clenout

『手』是人類擁有的最精巧的工具,可以用手來做事情,也可以用手來表達自己對別人的情感,牽手、握手都是表達情感的方式。而在X檔案裡,每當史卡利和穆德牽個小手、握手、雙手交疊之類的,就足夠讓影迷們討論三天三夜。GA在特別節目說過「我們在影集裡牽手,同等於在別的影集裡面做愛。」,一個小小的動作卻代表著無限的義意,就來看看這些讓人印像深刻『拿手好戲』。

1x79 領航員 Pilot
在1992年三月六日。史卡利被派來到X檔案來與穆德共事,她走到地下室。才敲門就傳來穆德的一句「抱歉,這裡只有 FBI 最嫌棄的人」。她推開門走進去,好奇的環視了一下辦公室,看到了牆壁上的海報和一些奇怪的照片,她走到穆德的身邊,穆德抬起頭看她,她笑著對他說「穆德探員。我是黛娜史卡利,我奉派過來和你共事」。她伸出手和他禮貌性地握手。穆德握著她的手(晃了好幾下),兩隻眼睛還打量著這位新來的同事。

這是他們兩個人的『第一手』。史卡利的表現落落大方,穆德也還不錯,至少讓人覺得這個FBI 最嫌棄的人還不是那麼討人厭。這一握是兩個人競爭的開始;如同決鬥前要先行禮一樣。接下來展開了他們長達九年的唇槍舌戰。

2X08 起死回生 ONE BREATH
史卡利太太已經要為史卡利辦喪禮,但失蹤的史卡利在華府的東北喬治城醫學中心出現。這並沒有讓穆德覺得好過;她必須靠著維生系統才能過活,史卡利預立的遺囑說她不要在這種情況下活下去,而穆德正是遺囑的證人。穆德憤怒、傷心、內疚、自責。他對於這一切無能為力。他只想報仇。所以穆德接受了X 安排的復仇計畫,一個人坐在漆黑的家中等仇人。梅麗莎到來告訴他史卡利的生命正在漸漸消失,她要他去陪史卡利,但是穆德根本聽不進去。最後梅麗莎對他大吼「你為什麼不拋開你的譏誚、多疑和挫敗感?」「正面的好事並不一定是愚蠢或陳腐的,為什麼你東奔西跑的去尋仇;比起向她表達你的感受容易得多?」「我對你的期望不僅於此;黛娜對你的期望不僅於此。」「就算不能讓她活過來,起碼她會知道。」

最後穆德還是來到了醫院,他凝視她,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他對史卡利說「我感覺到……史卡利。妳相信妳還沒準備要走,妳一向擁有妳的信念的力量,我不知道我的在這邊是否能認妳起死回生。」「但是我在這裡!」

或許史利卡選擇要走要因為沒有人要她留下來;家人願意關掉維生系統讓她走,而穆德忙著尋仇卻未向她表明他不要她離開。在梅麗莎的提醒下,穆德才知道報仇不能解決事情,唯一能幫史卡利和幫自己忙的方法就是向她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穆德的這一握拉住了史卡利;告訴她「我在這裡,我不要妳離開我」。在這一握裡他的不捨、他的傷心、他的內疚與自責全傳達給了她。而史卡利也感受到了,所以她醒來,當穆德來看她的時候告訴他『穆德。我有你的信念的力量』,所以她起死回生。

3X17 步步危機 PUSHER
他們遇上了一個能以聲音控人行為的『推銷員』摩得歐,他能透過語言將一些意念『推銷』到人的腦中,使你去做你根本不想做的事。而他還進到FBI 裡拿走穆德的檔案。因為他把穆德當成一個可以匹敵的對手。摩得歐之所以有這個能力是因為他的腦部生了腫瘤;他們查出他需要到醫院去檢查。為了避免傷及無辜,穆德打算只穿上攝影器材,一個人單槍匹馬的去與摩得歐對決。史卡利為此擔心不已,臉上佈滿了不安與恐懼,穆德除了逗她笑之外,還把他的槍交給了她。史卡利說「拿著!」穆德卻告訴她「我不想到最後拿槍指著除了摩得歐以外的人。」

史利卡凝視著穆德;雙手交疊在穆德的手上。心裡充滿了不安與不捨,實在是不想讓他一個人去面對未知的危險,但是又不得不讓他去。所以她只好載上耳機堅定的對穆德說「我跟你在一起」。

摩得歐後來控制了穆德,史卡利擔心他所以進到病房裡去。摩得歐逼穆德拿著槍玩羅盤遊戲,幸好最後一刻史卡利讓摩得歐分了心,那該死的摩得歐被穆德一槍打中,小命可能會不保。晚上,他們兩來到摩得歐的病床前。穆德說了一堆關於摩得歐的話。說他只是個小人物,只有這件事情讓他覺得像巨人。

史卡利伸出她的小手牽他的手,穆德的手反握了一下。

史卡利對他說「我們別再讓他奪走生命中任何一分一秒的時間吧。」

這一握代表了什麼?她很高興他們可以脫離險境,這件事結束了,代表了「危機已經過去,而你在我身邊!」史卡利也是想告訴穆德,我們有自己的人生要過!不要為了別人浪費自己的時間。

5X03 追求真理(下)REDUX II
穆德面臨著所信的一切都是謊言的危機,自己殺人將被審查的危機,史卡利病危將離他而去的危機。癌人與他談條件,要求他為他效忠,他就會救他們。穆德雖然在嘴上義正詞嚴的拒絕,但是自己的心中卻是矛盾與痛苦交雜,或許為癌人效忠可以救史卡利,也可以救自己。這種想法充斥在他的腦中,使他迷失了方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穆德來到了史卡利的病房。看著正在熟睡的她,想起了她所遭遇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而她甚至還想為自己頂罪。他輕觸了她的臉,最後跪在床邊,他握住她的手,發出了無聲的吶喊。

穆德的這一握如同做錯事的小孩,來到媽媽面前承認錯誤、尋求諒解與答案。在他迷失的時候史卡利仍是他仰望的燈塔。做為一個觀眾,似乎聽到了他吶喊的內容『我要怎麼辦?我要怎麼做才能救妳?史卡利妳能不能告訴我?』。而他心中為她做了決定,他要接受癌人的條件。

隔天早上穆德被布里文主任叫辦公室,他要求穆德指認史基納為幕後主使者。面對著這突如其來的發展,穆德重新思考了他要走的方向。所以穆德在去聽證會之前來到史卡利的病房,對她說他的選擇,他不要和何任人談條件,他也不要指證史基納,也不讓史卡利為他頂罪!因為這一切都不是他所相信的『真理』。史卡利再提出她為他頂罪的要求。穆德說「史卡利!我不能怪在妳頭上。因為妳哥、因為妳媽、也因為我會良心不安。要活在謊言中就必須相信謊言,就像這些騙了我們的人、使妳染上病的人,我們都有自己的信仰,不過我相信的是真理。」史卡利面帶愁容「你已經做了決定為什麼還要過來?」穆德笑著對她說「因為,我知道如果我錯了,妳會說服我的。」史卡利永遠是讓他保持清醒的基石!這時候神父進到病房來;史卡利伸出手和穆德的緊緊相握,她告訴他她會為他祈禱,他親了親她的臉頰,轉身要走。而史卡利卻捨不得放手,拉完右手拉左手,穆德只好輕輕的甩開,她的眼淚此時流了下來

史卡利不願放手,告訴了我們她想與他一起面對難關,如他願意她甚至想代替他。
穆德放開她的手,告訴了我們他不要拖累她,他不要她再為了他受到任何的傷害。

在之後,史卡利在與神父禱告時;心裡掛念著穆德,想著他從以前所受的苦,如今要面對的責難,眼淚奪眶而出。穆德在聽證會上為史卡利的遭遇大感不平,他想著史卡利受到的委屈,失去親人、生命受到威脅、他要為她討回公道。這兩個人,身在不同的地方,心卻在一起,在對方的身上。那一拉一放之間充滿了他們對彼此的不捨與愛,也充滿了對現實的無奈。

電影 征服未來 Fight The Future
電影的最後,穆德對於政府又要掩飾真相大感不滿。他失望和奮怒,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費的,為了這個模糊的真相,甚至還差點陪上了史卡利的生命。所以他激動的對她說「和之前沒什麼不一樣。妳辭職是對的,離開我是對的,妳離我愈遠愈好,我不希望看到妳因為我而死。去當個醫生吧!趁妳還有這個能力的時候快去。」史卡利抬頭看著他說「我不能,我也不會去,就算我當個醫生也只和你一起工作,不論我感染的病毒是什麼,它都有解藥,你手中曾拿過,想想這可以救多少人的命?」她握住了他的手,以學著他之前說的話「聽著。如果我放棄了,那他們就贏了。」穆德的眼中閃爍著感謝和希望,最後兩個人手牽手離開。

史利卡原本是要離開穆德的,但是在聽到他說「可是妳救了我!雖然有時候和妳一起工作讓我感到氣餒,但是妳所堅持的理性和科學卻救了我千萬次,妳讓我保持誠實,有了妳我才算是個完整的人,我什麼都欠妳,史卡利妳什麼都不欠我。我不想一個人調查,我不知道我一個人可不可以,如果我放棄了,他們就贏了。」這讓她重拾信心,知道自己對穆德的重要性,並不是拖累他的包袱。所以在他要求她離開時,她拉著他的手,這告訴了穆德「不論未來要面對的是怎麼樣的危險,不論我們做的是否徒勞無功,我都會與你在一起,我再也不會離開你。」,而穆德最後和她攜手離去,一個人不能征服未來,但是穆德和史卡利並不是一個人。

6X13 美麗新社區 ARCADIA
沒有人能忘了這一集吧!穆德和史卡利臥底去調查一件社區的失蹤案,而身份是一對夫妻。這一集都是摟摟抱抱;那裡來的拿手好戲呢?還記得他們去屋主聯誼會主席討論穆德架籃球架的事吧!

高戈拉克告訴穆德活動式籃球架違反規定。穆德說「你在開玩笑吧?」他看來一臉失望和受傷,史卡利看著他,然後她的手伸了過去,輕輕的拍了穆德的手。高戈拉克說「恐怕不是,規定就是規定。」史卡利看著穆德,手又拍了兩下,穆德轉而面向史卡利,看著她的手。史卡利有點不好意思,趕快把手收了回去。

高戈拉克又說了一堆有關於社區規定的話。而史卡利的手又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穆德手上。她又安慰性的拍了一下,低頭看了自己的手,然後又不好意思似的收回去。

這一段的史卡利真是可愛極了。雖然她一句話也沒有。她睜大雙眼看著穆德反應,伸手過去安慰他的動作就像是個心疼老公的老婆。搞不好心裡還想著『穆德你好可憐;不要難過喔!』,這個動作是下意識表現出來的,由此來看史卡利的心裡早就已經把自己當成了穆德太太了,所以動作自然一氣呵成。當穆德看著她的時候,她大概心虛,才趕快把手收了回去。眼光離開穆德的視線看向別處。

然後又發生了一次,史卡利的手又放在穆德的手上,到她自己發現才收回去。這時她心裡會不會想著『我在做什麼啊?』。這種感覺好像,你暗戀一個人,不自覺得對他做出了曖昧的動作,卻又害怕對方發現。由此證明愛是不用說出來,可是小小的動作卻把心中的想法表現的一覽無疑。

配服GA的演技,把史卡利那想表達出關心之意,卻又不好意思的少女情懷表達的淋漓盡致。

6X21 田野之旅 FIELD TRIP
穆德和史卡利為了調查兩具奇特的屍體來到了北卡羅萊納州。他們先後來到了發現屍體的布朗山,在那裡長了一種怪磨菇,吸入了磨菇散發的孢子就使人陷入幻覺,然後在迷幻的世界裡被磨菇消化。他們先後進入了幻覺裡,在他們的迷幻世界裡都是合理的、美好的、符合他們想法的;但是似乎一切都不對勁。

在穆德的幻覺裡史卡利很快就接受了他的『外星人』理論,承認自己的錯誤,一點也不懷疑他,一點也不科學,這對穆德來說太不合理,所以他對她說「那不像妳的語氣,史卡利。我不敢相信妳居然會相信」,這不是他所了解、所依賴的史卡利,所以他從他的幻覺裡覺醒。

在史卡利的世幻覺裡,每個人都接受了她最簡單、最邏輯的理論,認為穆德是被『宗教儀式的謀殺』,但是她懷疑,所以她對史基納說「長官,我對本案做的結論你感到滿意?」,又說了「那是我提到的一個可能的情形,但在我的心裡那似乎是最不合理的」,質疑自己使她想到了穆德,穆德會怎麼想?這一切會這麼簡單嗎?她的質問使她跳出了原本的幻覺,進而與穆德相遇。

她盡一切努力向他解釋著他們身在幻覺的可能性,一直到他相信,他們又跳脫出原來的幻覺。一層又一層,永無止盡的幻覺。但是因為他們對彼此的了解與信任,就算幻覺多麼的完美,始終困不住他們。終於穆德將手伸出地面,讓人救起。在救護車上,穆德睜開眼看史卡利,將手伸向她,史卡利雖閉著眼,但她也伸出手,兩人相握,然後她也睜開眼看著他。『這是個真實的世界,因為有你/妳;因為我們在一起!』這是一握的意義,也是兩人對彼此的意義。


7X11 生命的奇蹟(下) CLOSURE
穆德在調查一件小女孩的失蹤案,這讓他想到了莎曼珊,穆德的母親在電視上看到他,她有事情要跟他說,但他沒有和母親連絡,之後穆德的母親自殺了!這使穆德自責,他想到這也許和他在找尋莎曼珊有關。這使他更急切的想找到莎曼珊,他要一個確實的答案。穆德透過一個靈媒找到一個廢棄的軍事基地,艾波羅基地,他在那裡找到了莎曼珊存在的痕跡,她和傑佛瑞史班德印在地上的手印。史卡利在華府盡自己的力量也想找到莎曼珊,她希望能幫他找到答案,有的傷口太痛不能再掀開,但是穆德的卻從來未癒合。癌人告訴史卡利莎曼珊已死,史卡利告訴穆德這個消息,而告訴他這件事讓她心痛。他們三人再來到基地召魂,穆德被引到一個櫃子,他在那裡找到了莎曼珊的日記。

他們兩個人來到一個餐廳,穆德念著日記的內容,史卡利坐在旁邊靜靜的聽,裡面充滿著實驗內容,和莎曼珊對實驗的不滿與恐懼。裡面還一有段有關於穆德的話。「有時候我想我的記憶被醫生拿走了,但不是全部的。我記得臉孔,我想我有個哥哥,褐色頭髮,他以前常逗我。希望有一天他讀到這個,並知道我多希望真正看到他的臉。」史卡利看著他,臉上的表情不安。穆德看完了莎曼珊的日記,只寫到逃走的事情,他的心好苦,但至少莎曼珊對他的記憶是美好的。史卡利的手伸了過來,蓋著他的手,輕輕的握了一下,兩人眼神交會了一下。最後她說「我們走吧!」。

史卡利的動作表現了她的不捨、她為穆德心痛,也告訴了穆德『我在這裡陪你,儘管希望渺茫,但我們會找到她,我們會找到真相的!』。最後穆德終於走到了路的盡頭,找到他要的答案,莎曼珊活在一個更美好的地方,而他自由了!

7X19 好萊塢式X檔案 HOLLYWOOD A.D.
X 檔案被史基納的同學改編成電影,只不過『改編』的太過頭了一點。穆德在首映時對這部電影生氣,內容一點也不是真實事件。他最後看不下去,一個人跑到片場,坐在墓地小丘的電影佈景,吃著用塑膠拉撒路碗裝的爆米花。

史卡利追了出來,坐在他的身邊,他向她報怨著電影的離譜,真正的角色都是有自己的獨特故事,而電影卻將他們過於簡化和庸俗化,變的毫無意義;而未來的人們卻是看著這樣的電影認識他們的。別人又會怎麼看他們呢?史卡利說「我想死人不在乎人們怎麼看他們,希望我們也能採同樣的態度。」穆德的臉上出現了笑容。史卡利出現調皮的神色,她拿出史基納給的FBI 信用卡,她拉著他。他們從小丘走下來,兩人慢慢的走著。史卡利說「穆德,我要告白。」穆德回「什麼事?」史卡利說「我想我愛上了華特史基納副製片。」穆德笑的很大聲,還把爆米花碗蓋在小天使頭上。穆德說「喔!我也是!」兩人最後手牽著手,慢慢的步行離去。

在摟摟抱抱、親親我我看得多的六、七季裡。穆德和史卡利就這麼牽著手,反而令人倍感溫馨和甜密,他們不是情竇初開的小情侶,所以看不到羞澀的應對,也不是激情熱戀的愛人,所以看不到讓人臉紅心跳的動作,在他們之間存在的,是一種不必言明的愛,老夫老妻般的默契。兩人就這麼手牽著手,一路走下去,有彼此相伴,路上有多少障礙都能克服,又何必去在乎別人怎麼看他們呢?這就是穆德和史卡利最好的寫照。

cleno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