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你

~「我被遺忘,被妳遺忘,遺忘在一條名叫傷慟的路上。
那遠到看不見邊際的盡頭,妳可在那個地方?
我問過神,問過鬼,問過佛祖,問過菩薩,
妳到底在哪一場夢裡面,而那場夢何時與我共枕同床?

我成天成夜,聽著時間的呼吸,用哭白了的髮,寫寂寞的詩。
我把傷眸當硯,我把血淚當墨,我的靈魂是我的紙,我的身體便是信封。
我該寄往何處於妳?而妳又該何回我?

是不是妳也在那條叫做傷慟的路上,如果是,我是否也該把妳遺忘?
但怎麼遺忘也長,傷慟也長,告訴我哪兒是短,我便哪兒往。

溫暖的清晨同樣,溫暖的西暮同樣,搖椅上的我同樣,而我冷冷的望。
別要我頂著熱情欣賞,我已失去熱情的光。

妳說我詩裡總有看不完的愁悵,像濃黯的霧那般的茫,
我裹著兩人份的被單,作著一個人的夢,
詩難不愁悵,人難不拾殤。

我低聲的問,那在遠方的妳啊。
如果我寫一首詩給十年後的妳,妳將在哪兒讀它?」~
------------------------------------------------------

這首新詩是我在公司整理帳台抽屜時在一張廢紙上找到的!
後來上網一查,才知道這出自藤井樹的『十年的妳』。

讀完這首詩的當下...心中的愁悵已無限的加長。
原來自己的傷不是已經好了,只是因為痛了太久所以已經麻木了!
然而小小的一句話, 一首詩,一段詞,我還有什麼要防?
2005/12/07

cleno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