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深究思考』這四個字,

在我眼前這個金髮帥哥怎麼樣都無法相配的形容詞!

嗚~好冷~

高里會『深究思考』這個念頭,居然會讓我起雞皮疙瘩!!

但是從昨天晚上開始,他所表現出來的一言一行。

就是在『深究思考』的樣子…

啊~

光是用不對的形容詞來形容他我就不舒服啊!

問他在想什麼?他也不說。

還是我多慮了?他根本沒有在『深究思考』

但他真的就是怪怪的。

已經兩三天了,而且有愈來愈嚴重的樣子。

昨天吃飯的時候,我偷拿了他三串烤肉、五塊牛排、一隻烤雞他都沒有發現。

今天路上有大水坑,他也照踩不誤,弄的滿身泥巴。

再繼續這樣下去,到最後不會連敵人出現都視而不見吧!!

會沒命的耶!

這傢伙不是我的保護人嗎?

得說說他了。

「喂~高里!」

「啊?」

「你在想什麼啊?心不在焉的樣子!」

「……」

又不回答了……怎麼有股火氣在胸口的感覺……

「你啊!連走路都不專心,會掉到地洞裡的!」

「……哦」

火好像愈來愈大了……

「你有點誠意好不好啊!我講了這麼多話,你才一個『』,

  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至少回答我『知道了!』,

  才不會讓我覺得我在跟空氣講話。」

「……知道了」

碰~!咚!!!

「妳幹嘛打人啊?」

他一臉委屈的樣子。

我從他背後用力的打了一掌!

害他重心不穩了一下,差點跌倒。

「還不是因為你!!!我還覺得一下不夠呢!你清醒一點好不好啊?」

「我有清醒啊!」

「有清醒?那裡清醒了?」

「昨天吃飯的時候,妳偷拿了我三串烤肉、五塊牛排、一隻烤雞…」

呃~被發現了!!

不行快轉移話題!!

「我只是在測試你身為我保護者的敏感度啊!不錯!不錯!就是這樣…」

「妳少來了!」

「但你這兩三天的樣子,就是一付魂不守舍!你到底怎麼了?生病了啊?」

「我在想事情……」

不會吧!真的在思考……

「那你在想什麼,怎麼會想這麼久啊?說來聽聽,我幫你想好了啦!

   不然依你的智力,有可能這輩子都想不出來。」

「……真過份……」

「講啦!講啦!高里會想這麼久的問題我好奇得很呢!」

「我不想告訴妳!」

高里的臉上閃過一絲恐懼……

有趣!難不成是他害怕的東西嗎?愈來愈好奇了!

「高里……你難不成是背著我做了什麼違背天地良心的事情嗎?」

「才不是!我又不是妳……」

光那句「我又不是妳」我就想打人了!

還沒有問出結果之前忍下來、忍下來……

「既然不是壞事,為什麼不能跟我講?」

「就是不能跟妳說……跟妳說的話……」

「會怎麼樣?」

「……妳會傷心!」

我會傷心????

什麼跟什麼?怎麼扯到我這裡來了?非問出來不可。

先裝個淚眼汪汪,楚楚可憐的表情!

「繼然跟我有關係……那就更要讓我知道!!!!!

   怎麼可以讓你一個人承擔呢!」

「我……我不……」

高里的臉色比較放鬆了……好,趁勝追擊……

「你說不說啊?你再不說的話!我們就不要繼續一起旅行好了!

   我不能接受夥伴對我有所隱瞞!」

「莉娜……」

開始會緊張了……再來!

「你不要叫我!你不講,我不打算再理你!」

「莉娜……我……我……」

好~最後一擊

我轉身往原來走的小路往回走!

「莉娜!」

我停下腳步,但是沒有轉過身來。

「好啦!我說就是說了」

我立刻轉過身來,三步併兩步的跑到他身邊。

「說吧!我洗耳恭聽。」

「這個……我……」

「不要結結巴巴了啦!快說!」

「唉!這個……莉娜妳知道什麼是先上車後補票』嗎?」

 

……

為什麼有一股熱氣直達我臉上的感覺??

「那天旅館的老闆跟我說的,他先問我們的關係,

   然後他又問說你們是先上車後補票』嗎?

   什麼是先上車後補票』我想不通耶?」

 

……

……

……

那個死老頭,光看相貌就知道他滿心邪念!!

色老頭一個!

哪個旅館老闆會問客人這種問題?

要不是他那間全鎮唯一的破爛旅館,那天晚上只剩下一間雙人房…

我跟高里也不會睡在同一間房啊!!!

而且……我們……

啊!!!!!

對哦…我們這次不是一起睡地上,而是一起睡床上……

那個死老頭,都是那個破爛房間的錯……

連地板都凍的像冰一樣,又沒有壁爐可以升火取暖。

我們兩個實在是冷的受不了,才會轉移到床上去,雙人床夠我們容身。

我們各自睡在床的兩邊。

但破爛旅館就是破爛旅館,連躲在被子裡都覺的冷……

可能是這樣,我們兩個在睡眠中,不知不覺都從床的邊邊往中心移動。

是誰先靠著誰已經不可考……

總之。

等早上醒來的時候……

我的臉正好靠在他的胸膛上……

他的雙手摟抱著我…

為此……

那天早上我還對高里發了一頓脾氣!

在房裡對他大吼大叫了一陣子!

我是一個未婚純潔的美少女,怎麼可以這樣讓他抱著共眠!

………

「莉娜?這個問題很難吧?妳也想好久哦!」

「……那你怎麼回答他的?」

「啊?妳說什麼?」

「我說,老闆問你我們有沒有先上車後補票』,你那天怎麼回答?」

「哦!這個哦!我想一下……」

這傢伙……最好給我快點想起來!

「啊!我想到了。

  我說『我們有上車,但是我不知道要補票耶!』

……

「然後旅館老闆還說『小哥。看不出來你是這種花花公子耶!』

   他要我不要告訴妳。他說讓妳知道,妳會很傷心!

   莉娜~好奇怪哦,為什麼他會說我是『花花公子』啊?

   為什麼妳知道之後會傷心難過啊?」

……………

「喂……莉娜?妳怎麼了?怎麼臉色這麼難看?」

「比黃昏更加昏暗者   比血流還要赤紅者……」

「喂……莉娜?!」

「隱藏在時間的洪流之中  以你偉大之名……」

 

「妳妳妳……那不是《龍破斬》文嗎???妳為什麼要生氣……」

 

「我在此向黑暗發誓 對於阻擋在我之前……」

「莉娜!莉娜!妳冷靜一點!!妳……」

「你這滿腦豆腐草包的大白痴!給我滾回去水母王國做你的水母王子吧!」

 『 ~龍破斬~ 』

這個大白痴,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樣回答……

高里你把我的屬於清純美少女的貞潔名聲還來……

cleno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