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高里默默的走在我的身後。

雖然他說的很小聲。

但我還是聽得他在碎碎念著……

「為什麼?……好奇怪?……底到是?……想不通?」

好吵……

就像有一群蒼蠅蚊子在耳邊嗡嗡嗡的飛來飛去……

「喂……高里!你不要再一直碎碎念了!很吵!」

「莉娜~」

「什麼事啦?」

「妳生氣了對吧!」

「…………沒有」

「明明就是在生氣的樣子。是那句
『先上車後補票』的關係嗎?」

「我說我沒有生氣!!」

「沒有生氣的話,怎麼會用
《龍破斬》轟我」

「……你別說了!」

「原來旅館老闆說的話是真的,讓妳知道之後,妳真的生氣了!」

怪了!

明明這整件事情的受害者是我才對,他為什麼一副小媳婦受欺凌的樣子……
(謎之聲:妳用龍破斬轟他,他不委屈嗎?)

「好了啦!已經沒有關係了!你就不要再說了!」

「可是我很在意!」

這個水母腦袋除了裝豆腐草包之外,還裝了石頭嗎?怎麼這麼固執啊!

「……我都說沒關係了!」

「為什麼我會變『花花公子』?為什麼妳會傷心生氣?」

煩死了……

「不要像三歲小孩子一樣問個不停啦!」

「但會讓妳傷心的話,我真的很在意!」

我對上他的眼睛……

為什麼要用那麼認真的口氣……

為什麼要用那麼受傷的表情……

為什麼要用那麼真誠的眼神……

哦!我的頭好痛……

但一想到
『先上車後補票』這句話的真正意思。

又有股血液往腦裡衝的感覺。

「莉娜~~」

一但對上他的眼神,一聽到他溫軟的語氣……就沒輒……

我好可憐~我怎麼這麼可憐啊!又不能不回答他……

「好啦!我是在生氣!氣你為什麼亂回答旅館老闆的問題!」

「我有說錯嗎?」

「對~你說錯了!要不然我為什麼會轟你
《龍破斬》

 我又不是破壞狂,故意要破壞森林環境的!」

「……明明就是……」
(小聲……)

找死……

「喂!!!我聽到了,
 你很懷念被增幅過後的
《元祖龍破斬》轟飛的滋味嗎???」

「沒有!沒有!我沒有!

 但是莉娜啊?

 我們不是搭農夫的便車到那個小鎮的嗎?

 沒有買票啊?我沒有說錯啊!」


看在你態度良好的份上……這次饒了你……


「唉~不是啦!
『先上車後補票』不是那個意思!」

「不是那個意思?那是什麼意思?妳告訴我嘛!」

「講了你也聽不懂啦!」

「妳講講看!我懂了之後,就不會亂回答別人的問題了!妳也不會生氣了嘛!」

「這個……我很難解釋啦……」

這叫我怎麼解釋啊!

人家是清純美少女,這答案很難以啟齒,叫人家怎麼講嘛!

「還說我笨……我看妳也不知道
『先上車後補票』的意思……」

臭水母,你得意個什麼勁……

「我又不是你,

 不要把我跟你這個連
『未婚夫』都可以當成醬菜的水母相提並論!」

「那就告訴我啊!」

「我~不~想~說~啦!」

「妳~明~明~就~不~懂!」

「我懂!
『先上車後補票』是形容男女關係的一種形容詞啦!!!」

……

……………

哦~拜託你不要若有所思的樣子……


「形容『男女關係』?那跟『上車』『補票』有關嗎?」

哦!拜託不要再問了!不要再問了!

「就……這個……我只能告訴你『補票』是結婚的意思啦!」

『補票』是結婚!那『後補票』的意思就是後來結婚囉!
 
 那『先上車』到底是什麼?」

…………………………

哦~高里~

你不要用那麼渴望得到答案的眼神看著我……

「而且!妳剛剛說
『先上車後補票』是拿來形容男女關係,

 那麼我們為什麼不可以用
『先上車後補票』來形容?」


可以說是自作孽不可活嗎?我為什麼要把自己逼到這個地步?


「反正我告訴你,以後有人問你
『先上車後補票』這個問題,
 
 你就說……我們……」

「我們?我們怎樣?」

對啊!

我們是什麼關係啊?

……

…………

「莉娜?妳怎麼了啊?」

「沒事!在學你,在想事情!
 
 總之,我們不可以用
『先上車後補票』來形容就對了!」


「為什麼?」

「我們又沒有結婚,所以跟
『後補票』的意思不合啊!」

「那我們可以用
『先上車』來形容嗎?」


媽啊!高里~你的表情不要這麼天真無邪好不好啊?


「白痴水母。你不知道
『先上車』的意思,你不要亂說啦!

 反正,正常的男女關係,是要
『先買票後上車』才對!」


「哦!先買票的意思就是要『先結婚』,那『上車』到底是什麼啊?
 
 一定要先結婚才可以『上車』?」

看來我不解釋清楚,這隻水母是不會放過我了!

「至於『上車』『上車』意思就是……那個……

 結婚之後夫妻間才能有的行為……」

我愈說愈小聲。

『上車』是結婚後夫妻間才能有的行為???嗯…」

喂喂喂!求求你不要這麼認真的想這個問題好不好?

「哦!那我懂了!」

他的眼神發亮,一隻手握拳打在另一隻手掌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懂什麼??」


「也就是說
『先上車後補票』意思是,

 
男女之間先發生身體關係後,再結婚哦!


照一般相聲劇本來演,我應該要配合他,做個無力摔倒的動作……

無奈的是,我整張臉、整個身體居然因為他講這句白痴結論,發熱……


「喂~這麼丟臉的話,不要講的這麼大聲好不好啊!!」


「難怪我說『我們有上車,但是我不知道要補票耶!』

 老闆會認為我是『花花公子』啊!

 我還以為他是問我們坐車有沒有付別人車票錢呢?

 也難怪他說讓妳知道的話,妳會傷心難過!呵~呵~呵~」



「你還笑得出來啊你!你知不知道你的回答,讓我丟臉丟大了!

 人家會以為我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跟男人那個……的女孩子。

 我是未嫁的清純美少女,這下子我的貞潔名聲全毀了啦!」


「莉娜~妳有好的名聲過嗎?」


照理說,

這個時候我應該已經發動
《元祖龍破斬》把高里到轟到天上當星星了!

但我……做不到!

我的雙手在發抖!我的雙唇在發抖!我的全身在發抖!

連我的眼睛都覺得熱熱的在發抖!

為什麼?我是不是快哭出來了?

「對啦!我沒有其它的好名聲就是了!

 但是這事關女人的清白的事情!

 高里‧卡布里耶夫。你真的是太過份了!」


「莉娜……我」


「那天被你摟著一起睡覺,就已經覺得夠丟臉了!

 你怎麼可以隨便拿女孩子最在意的事情開玩笑?

 我明明就是清白的,講得好像已經被你……」


我的雙手忍不住用力的搥打在他穿著護甲的胸膛上。

從手傳過來的陣陣痛楚,完全比不上我現在心裡的難過!

「莉娜!對不起!我錯了!」

他一把抓住我的雙手,另隻手緊緊的抱住我。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我錯了。我不應該開這種玩笑的,我隨便妳處罰!

 看妳是要發
《元祖龍破斬》

 還是要我請客吃飯都可以,妳不要傷心了好不好?」


他一邊說,一邊輕輕的揉著我紅腫的雙手,

再拉到嘴邊輕輕的吹風,想幫我減少點痛楚。

從他身上傳來的溫度,就跟那天早上,被他抱在懷裡溫暖的感覺一樣。

雖然我很想繼續這想賴在他身上,但我還是有自尊的!

努力掙脫他的懷抱!

「這樣不夠!你犯下的過錯,

 不是我發幾個
《元祖龍破斬》

 或是你請客就可以解決的!」

「那麼……那麼我們去
『補票』吧!」


什麼?我剛剛聽到什麼?


「你在亂說什麼啊?」

「我不是讓人誤會我們已經
『先上車』,

 讓妳的清白都沒有了嗎?

 那唯一補償的方法就『補票』了啊?」


「喂!這種事情,你不要這麼簡單就說出口好不好啊?

 你剛剛不是已經知道『補票』是什麼意思了嗎?
 
 還胡言亂語一通。你以為這樣,我就可以恢復名聲了嗎?

 誰要跟你『補票』啊!」


「妳不想跟我『補票』啊?

 
可是我很想跟妳『上車』耶!


 還是妳覺得我們真的可以『先上車後補票』



火大~火大~很火大~



「高里‧卡布里耶夫~你~你~你~你真的想找死是不是?」


「莉娜‧因巴斯。我不想找死!我是真的想跟妳
『先買票後上車』!」


……


你不要突然這麼認真!

我……我會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啊!


「莉娜!」

「……」

「莉娜!妳怎麼了?幹嘛發呆?」

「你突然這麼說,我……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你。」

「我是真的有想過,妳難到不想嗎?不想跟我繼續在一起嗎?」

「我不是沒有想過……但是我……」


他站到我面前,拉住我的雙手,緩緩的跪下來。


「你在做什麼啊?快起來啦!」

莉娜‧因巴斯,我高里‧卡布里耶夫誠心誠意的,

 請問妳願不願意嫁給我?」


天啊?這是什麼情況?

「我…我…」

「妳不願意嗎?」


一但對上他的眼神,一聽到他溫軟的語氣……就沒輒……


「我願意!我願意!」


他一把抱起我,轉了好幾圈,然後……就……不要叫我解釋了…


現在這個場景,還真符合坊間灑狗血又俗氣的愛情鬧劇…

「呵呵呵!」

「你不要這樣笑啦!」

「我高興嘛!莉娜我有個問題要問妳」

「什麼?」

「妳現在都答應要嫁給我了,那我們可以
『先上車』了嗎?」


……………


「比黃昏更加昏暗者 比血流還要赤紅者……」

「喂……莉娜??」

「隱藏在時間的洪流之中 以你偉大之名……」

「妳想謀殺妳的未婚夫啊?快住手…」

「我在此向黑暗發誓 對於阻擋在我之前……」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敢了!

 求求妳快住手啊!

 這片森林禁不起第二次的
《龍破斬》!」


「森林是禁不起,但是你可以,
 
 你這滿腦想
『上車』的大色狼!
 
 給我去天上當星星吧!」


~龍破斬~ 

cleno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