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醒來,習慣性的想抱抱身邊的人。
伸手摸了床的另一邊,那個原屬於她的位置。
她不在…
「莉娜?」
沒有回應。
她並不在房裡。

這個念頭讓我馬上清醒,連鞋都沒穿,衝出房間,到處在旅館裡找她的身影。
沒有。
整個旅館都沒有,原以為她是去廁所之類的,但整棟房子,我裡裡外外都找遍了。
卻連影子都沒有。

她的睡衣在床上,原來躺的位置溫度是冷的,表示她已經離開一段時間了。
莉娜在那裡?會不會遇到危險?

我立刻回房,穿上鞋,套上護甲,帶了斬妖劍。
從我們的房間躍窗而出。
一邊奔跑,一邊搜尋著。
忍不住要怪自己,居然睡的這麼沉,連枕邊人都不見都沒有發現?

雖然知道,以她的本事,總是有辦法應付大部份的危險。
但我就是不想離開莉娜的身邊。
總是會想著,要是她遇上危險的不是她一個人可以應付的呢?
要是因為自己的一時疏忽,她受了什麼傷害,我……不能原諒自己。

就是這種感覺。
在還沒有成為她「保護者」前,我就已經有這種感覺。
如今我已經不止是她的「保護者」。
更想把她縮的小小,把她藏起來,揣在自己的口袋裡,好好的保護著,永遠不要讓她離開我的視線一步。

但不行。對於莉娜,我不能這麼做,她不會快樂的。
我只能在一旁,盡力的守護著,永遠呵護這份我對她的愛情。

她在那裡?
已經離我們投宿的旅館有七、八里遠了。
這個範圍內,我都很認真的找過了,還是不見她的身影!

「……可惡」再大聲的咒罵,也不能分擔我心裡現在的著急。

砰~
約在二十里外,傳來悶悶的爆炸聲。
立刻拔腿往那個方向跑去。
「莉娜~莉娜~」叫著她的名字,千萬不要出事才好。

終於來到發出爆炸聲的附近。傳來兩個男人說話的聲音。

「……那裡來的臭女人?用誇張的魔法到處亂炸!」
「不知道啊!突然之間東西都燒起來了,老大好像陷在火裡燒死了」
「這女人該不會就是人稱『毀滅的私生女』『跨龍專家』的莉娜.因巴斯吧?」
「不會吧!聽說她嫁人了,有段時間沒有出現。不過最近這附近的地點好像都被毀了!」
「她嫁人?是那個倒了八輩子楣的傢伙會娶這個女魔頭啊?」
「搞不好就是個靠她過活的小白臉!哈哈哈…」

………

「盜賊先生,你們說的那個人好像是我耶!」
我忍不住要出聲回答。
在他們轉頭過來看我的當下,命就已經沒了。

我抬頭看了一下,不遠處正燃著雄雄大火。
好熟悉的感覺啊!
我親愛的老婆,仍然改不了她的嗜好……
可憐了這些盜賊,從他們的對話中判斷,這附近被毀的賊窩,應該都是莉娜做的。
這就是她近來白天常常發呆打瞌睡的原因吧!
晚上背著我,跑這麼遠來欺負盜賊,睡眠不足造成的。
我還以為………都是我的緣故。
白擔心了!

我轉身回旅館,看樣子,這裡不用我出手了!
雖然放心了,但心裡卻有股怪怪的感覺升了上來。

『為什麼要瞞著我呢?』
這個問題不停的在我腦中打轉……

當了夫妻之後,不是更應該要「坦承」嗎?
她就不知道嗎?我是如何為她著急?如何為她擔心?

「呵~」
忍不住要搖搖頭苦笑,我在想什麼?
誤解這種東西像路邊麻辣燙的辣椒醬一樣越加越多。
我應該是誤解她了!
她是知道的,知道我是如何的擔心著她。
就是怕我會擔心才不告訴我,等她回來再問她吧!
親愛的老婆,我會在房裡乖乖的等妳回來的。

「在旁靜靜的守護著妳」
搞不好就是靠妳過活的小白臉,唯一能為妳做的事。

 

cleno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