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7 小學時的回憶(西門町 麻布茶坊)

講到跟大劉的重逢…這應該要把功勞歸於我娘了!

一月底那天,我娘剛好去朋友開的餐廳(正港料理店)幫忙坐櫃檯。
剛好大劉那天去吃午間的喜酒,他看到我娘起初有點懷疑,但還是上前去問我娘:「請問妳是…的媽媽嗎?」
還好,我娘對我的國小同學多多少少有些印像,由其是像大劉當初這麼傑出的人物(六年都當副班長,這夠傑出了吧!),她決對是記得的。

他們兩個就聊了起來,最後他還留下電話要我娘轉交給我,我娘也留給他我現在的名字(我有改名)跟電話。

當天下午,還在上班的我接到我娘打的電話,她告知我這件事,感覺上她比我還要興奮,其實我也很興奮啦!

因為我真的很少跟國小同學有連絡,現在身邊的朋友多半都是國中跟五專的同學比較多。

奇特的是,明明我的國小同學是最多的。我們班有六十三個人耶!而且還有好幾個同學老師是鄰居,照理說隨便在鹿港街上都會遇到才對。

就算遇到,我也不敢相認,而且要認得現在的我…是有一定的難度哦!

加上我國中畢業之後就到台中來,基本生活圈都在台中,才會漸漸失聯。

得到他的消息,立刻用強大的搜尋引擎查查看,馬上就找到他的無名網誌了。留言給他,感謝他這麼有心,認出我娘、還那麼親切的跟她打招呼。(我娘認為她都沒有變老,所以人家才認得出來!)

2/3星期二,就接到大劉的來電,聊到這個星期我剛好要上台北,所以約好再電話連絡。

星期五在準備行李之際,就問他要不要一起吃個飯見個面呢?他也欣然同意,還訂了餐廳,約好在西門捷運站的六號出口碰面。

十年不見的同學一點都不難相認。

看過他的無名相簿,真的一點都沒有變,完全沒有歲月的痕跡。我娘也一直跟我強調,他跟小時候一模一樣啊!在茫茫的人群中,遠遠的就看到他英挺的站在捷運出口附近。

同學…真的好久不見了!我當下心底的千萬般感受,真是難以言喻啊!

在表演廣場看了一下表演,小聊了一下就,到他訂位的餐廳,他訂的是「麻布茶坊」。

聊著聊著,可能因為我們對於國小的記憶著眼點不同,我們幾乎把六年的國小生活全部講了一遍。

我想應該不會再有人的國小記憶如同我們班一樣吧。
我們洛津國小第五十屆甲班,應該是空前絕後的精彩了!

第一:全班六十三個人,從那以後洛津國小再也沒有人數比我們還多的班級。
第二:因為班上人多,所以校內比賽幾乎都得第一名。只有一樣例外,就是班際躲避球比賽,還是比不過運動好手較多的己班。
第三:有個五年級就體重破百,破創校記錄,老師們驚為天人的同學,好處是拔河比賽有他就行了!
第四:有個身體行動不便的同學,但我們班同學的男生會輪流幫助他的校內行動。
第五:班導師身兼管理圖書館人員,換句話說,三年級起我們班也兼了一部份的圖書館管理。
第六:五年級起,全班兼學校樂隊,教室裡面都是樂器,畢業之前還辦了音樂發表會。(見報)
第七:三年級那時候還在教室裡種參加科展的醜豆。(當屆第二名見報)大劉那天跟我坦承,其實完全不了解那個實驗到底在幹嘛?只是每天畫葉子,量豆子長幾公分,然後就莫名其妙得獎了!對我們班上其他人,那段時間痛苦的不得了。因為班上人很多,分配的空間很小,還要再挪兩排的空間給醜豆,老師只好把原來的四排,併成兩排,坐在中間的人連下課上廁所都很難出去。
第八:班上也組了一個民俗才藝團。騎竹馬、打陀螺、地牛(鹿港特有童玩)、滾鐵圈。我是沒辦法啦,但是其它的男同學是有本事打當我們當時體重相當的大陀螺哦!而且我們還發展出陀螺拋接特技。
第九:我們班在升五年級暑假在校園內撿到一隻黑狗,後來就把狗養在班上,牠叫「嘟嘟」,作文有寫過『我們的班狗』,一直養到六上寒假前牠才生病死掉。把牠葬在看得到我們教室,學校圍牆外的山坡上。現在已經被整平了。

其它的,要回家去翻畢業紀念冊才行。

看了以上的紀錄會驚覺,我們真的只念六年而已嗎?怎麼會這麼多「出頭」啊!

不過由此可見我們導師的強大啊!她到底是怎麼忙過來的啊?
難怪我印像非常深刻的是,我們導師常常都上不了課。
因為光是應付這堆事情就不夠了。
班上六十三個學生,輪流出一下狀況,通常也是疲於奔命。
上課時間總是在講生活裡的大小事情,管教一下同學。
講著講著不知不覺就又下課了!
然後在月考前老師才開始大趕工,一堂課的時間,教三至四堂的份量。要不然就是請其它的科任老師代為幫忙。

聊到同學們,大劉果真是個很有心的人,陸續從他那裡得知不少國小同學的消息,幾乎一半的人他都還有連絡,而且是可以詳細講出近況的那種哦!

講到大家小學時的綽號,就更加有趣了。大劉問起。
小時候叫我『四十元』會不會讓我很傷心?
這個嘛,當時真的好討厭這個綽號,現在回想超有趣,而且多虧了這個綽號,才讓大家對我那麼有記憶吧!
出社會工作之後,也發現這個綽號讓客戶、同事及上司可以立刻記得我。
這對做業務的人來說,讓客戶對你有深刻印象就已經佔得先機了!
不過,這一切在我改名之後,這些就全成為回憶!

讓我跟大劉至今都難忘的是許啟儀的『啟妹』這綽號。
某天他聯絡簿被老師寫了紅字,他不敢給家長簽名,還把那頁撕掉,隔天老師回收聯絡簿發現,他騙說是「那頁被妹妹撕掉了!」
起先老師還不覺有他,等再繼續改了幾本之後,老師驚覺不對才又問
「你有妹妹嗎?還是你妹妹就叫『許啟妹』?」
從此,一個大男生就被「啟妹」、「啟妹」叫個不停!呵呵呵呵~~真的太令人難忘了。

大劉說我現在的樣子跟國小差很多,那是當然的,十年了耶!
我現在一點都不想記起國小那個蠢樣。那個是惡夢好嗎?

我國小都被帶去剪男生頭,不是因為我喜歡,我娘的理由是要我把時間花在念書,不要在意頭髮。但其實是我娘早上懶得幫我綁好嗎?從我念五專不用再受髮禁控制開始,我就開始留長髮,曾經留到及腰那麼長。
這個就叫『物極必反』啦!

再來~我從三歲開始載眼鏡,一直到近幾年視力調整正常後才不載。而且小時候,因為很容易把眼鏡搞丟,所以還在眼鏡上加一附鍊子,明明才七歲,給人的感覺卻有七十歲。
基本上只要拿下眼鏡,給人的感覺就天差地遠了!
所以我非常明瞭超人拿下眼鏡之後,沒有人認得他的那種感覺。
(謎之聲:這並不代表妳是超人好嗎?)

大劉在小學時留給我的感覺,就是好學生一枚,人又長得不錯,功課又好,人緣又極佳。
基本上跟我這個,醜人多作怪,功課中間程度,脾氣個性像炸藥的怪咖,是兩個世界的人。
但他忘了,在畢業之時他做了一件讓我覺得很感動的事情。
至今難忘!

跟他聊過之後,更加發現,他比以前更加穩重成熟很多。

20090207-大劉.JPG

我們一路聊到工作,聊到人生,因為他現在在做保險的關係,幫他回答了問卷調查,又聊到對於金錢的規劃。
聊到連餐廳都要關門才離開,最後他送我到捷運站。

大劉~感謝你的招待,你一定要來台中玩,讓我回請你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enout 的頭像
clenout

§clear out§

clenou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