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見到的「米拉果」



會寫出這篇文章實在是個意外,我原來只是想寫此集中關於「擁抱」的部份,但是在看了十幾二十遍的愛情小說(6X18 Milagro)後,對於此集的感想卻是愈來愈多,感觸愈來愈強烈。這一集雖不是我第六季裡的「最愛」,但是我相信這一集是第六季裡關於 MSR 部份最重要的一集。故而身為 shipper 的我,乃將自己所見到這一集關於 MSR 的部份與大家分享。

--------------------------------------------------------------------------------

一位作家愛上了史卡利,他為史卡利搬到穆德家隔壁,他也寫了一本以史卡利為主角的小說。在小說裡,他創造了「靈醫取心」這完美的犯罪來引起她的注意。作家對史卡利的內心剖析至少都有九成是對的,在作家的眼中,史卡利是個美麗的探員,在以男性為主的職場裡,為了讓自己的能力受到重視,所以付出的比任何人都要多,她不讓自己有女人柔弱的一面,所以她是孤獨的。她的心裡因為孤獨,所以有了想要談戀愛的渴望,想要打開心,讓一個人進來。然而作家眼中因為只有史卡利,沒有穆德,所以他也就看不到史卡利的心,其實是在等著穆德進入的!

從夢境(上)(6X04 Dreamland)她在車裡對穆德說的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你沒想過要停下來嗎?離開這輛車?安定下來過著接近正常的生活?」

她雖然會對他這麼說,但仍然陪伴在穆德的身旁,和他一起過著不太正常的日子。在這種想愛卻又不能表達的情況下,史卡利只能把對穆德的愛隱藏起來,用忠誠、責任,諸如此類的藉口,來掩飾自己。

在穆德的面前她是個完美、理性、冷靜,用科學的角度去看事情的人,是個完美的好夥伴,希望能得到穆德真心的認可。就像她內心有一扇等待穆德來開啟的門,但是卻不能大大方方的給穆德開門的鑰匙,所以把它隱藏在冷靜、完美的表面之下,當作這道門不存在。由此可知,史卡利的愛是多麼地委屈。作家知道史卡利心中有這道門,他與史卡利在教堂相遇,告訴她有關「聖瑪格莉特瑪莉」的故事,然後作家對史卡利做了一番剖析,作家所說的那一席話,就像突如其來的敲門聲,讓她受寵若驚。她如赤裸般地站在他的面前,接受他的評判、他的讚美。進而挑起她內心封閉的世界。是的!她有著想被愛的渴望!她需要愛!!

她的心態在轉變,史卡利很好奇,好奇這個暗戀著自己的人到底有多了解自己?這個人看見了怎樣的自己?所以她才會拿著「米拉果」去還他,那是個不可抗拒的衝動。在作家的家中,他們兩個交談著,一切就如同作家所想像的,直到他們兩人坐在床上,看著燈泡熄滅。在作家的想像裡,此時她對渴愛的衝動應該壓過了理性的思考,開始跟他同赴雲雨。但是史卡利並未如此,她的內心正在交戰。作家感到她在猶豫,但不知道她猶豫的原因。「碰!」穆德這時衝了進來,史卡利馬上重拾她理性的一面。

穆德的萬能第六感向來是正確的,他只靠著報紙上的廣告就可以猜想到作家可能是兇手。但是這麼沒有計畫、這麼衝動的地闖進嫌疑犯家中逮人,卻是我第一次看到的,為什麼?當然是為了史卡利!穆德知道這個作家愛戀史卡利,當然怕作家會做出什麼對史卡利不利的舉動,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就闖了進去。後來穆德審問作家,為什麼謀殺案的情節都在小說裡面,作家不能解釋這些事,穆德很不高興,氣得想揍他,史卡利輕輕地拉住他的手肘,阻止了他,而這一拉就讓作家知道,她不開啟心扉的原因──這道門只為穆德開啟。

史卡利和作家聊過天,知道他有想像人類行為的天賦,她為作家辯駁,但是穆德不相信這全是作家想像的。他告訴史卡利:「結局是妳跟陌生人,在沒有傢俱的四樓公寓床上翻雲覆雨。」史卡利一臉驚恐。穆德又說了:「我猜那也是先驗囉?」史卡利當然否認:「你明知道我不會那樣!」。

穆德會這麼極力想證明作家不是想像的,都是為了史卡利!穆德有多「木頭」這個大家是有目共睹,所以他理所當然的,看不到史卡利對於愛的渴求。當他看完了作家對史卡利的描寫,他心裡一定很不服氣。自己跟史卡利相處這麼久,卻看不見她內心真正的感受,而這個不知道那裡跑來的野男人,居然能進到她的思想裡,看見她內心最深處的渴望,他不相信。所以他才這麼努力地想要證明作家是兇手。所以當史卡利為作家說話時,穆德非常的不滿,他對史卡利生氣的說出:「妳看過他的書,看過他寫有關妳的事,妳居然還想告訴我他進入妳的思想中,而我讀到的是真的?」由此就可以看得出來穆德有多在意!他甚至還有吃醋的傾向。我可以猜想到他心裡面的大吼「妳為什麼如此維護那個男人啊?就只因為和他聊過天,光這樣就相信他?妳就那麼隨隨便便地相信他的話?……我和妳說了那麼多外星人的事也沒見妳信過?!」之類的話。好啦!總之我認為穆德在吃醋,而且超明顯的!

穆德想了個法子要證明作家是兇手。他們放走了作家,在作家走之前說了一句話:「史卡利探員已經戀愛了」,作家看到了她有一顆為了愛穆德而矛盾受苦的「心」。史卡利看著他離去,眼神中帶著若有似無的感激。此時配樂是緩慢而柔美的鋼琴獨奏,如果你閉上眼睛,仔細聆聽這一段配樂,相信你也能感受史卡利此刻沉重的心情。穆德聽到這句話時,他瞄了史卡利一眼,觀察她的反應,穆德這個動作帶有求證的意味,他應該知道史卡利愛著自己,只是他們從來不講明,如今被一個外人把心事說了出來,她的反應正可以證明,「史卡利愛的是自己」。

在作家的公寓裡,他所寫的靈醫角色跑了出來,靈醫與他溝通,他們談論著為何要取出人的心?作家的本意是,他需要一個完美的犯罪,而史卡利是個醫生,她將會被這件事情嚇壞,好讓他有機會認識她。而靈醫告訴他這只是個藉口。真相是,人類想像他也能敞開心扉,展露熾熱的愛,就像造物主本身慈愛的火焰。但這卻不是人能掌控的。人類唯一有的力量只是「催毀」而已,所以那些被拿出心的人都會死去。而這部作品最終的結局,就是史卡利的心被取出而死。然後,作家開始寫作。

另一邊,史卡利與穆德在隔壁監視他,作家寫完之後要到地下室燒自己的作品,穆德追上他,而史卡利則因為要穿鞋子,被靈醫抓住要挖出她的心,此時她的心中一定充滿了恐懼、驚嚇和疑惑「為什麼?他又寫了什麼?為什麼要殺我?」史卡利開槍反擊,穆德聽到槍聲,衝回來看到史卡利倒在地板上。史卡利沒死,看到她醒來,穆德主動抱住他差點失去的史卡利,然後史卡利哭了,大聲的哭,不止是驚嚇,她把為愛所受的委屈,在那剎那間釋放出來。穆德主動抱起她,一方面是因為高興她沒事,另一方面這件事情對穆德產生了刺激,作家的出現,讓他不得不思考自己對史卡利的態度,深思之下發現了自己之前所做的太少,可能就是這一點,讓穆德由被動化主動。抱著史卡利的時候,心中所想的是對她的歉疚,所以疼惜和內疚表現在他的臉上。

如果不是作家的出現,穆德不會那麼想去了解史卡利;不會那麼認真思考自己的定位;更不會發現自己對史卡利表現的太少!這麼說起來,這位作家也算是穆德和史卡利的貴人呢!兩個人都對自己了解的更深,而這集末了的擁抱讓他們彼此相愛的心更加的貼近。我想穆德在後來的集數裡開竅,做了一些非常SHIPPY的事情,也應該是由此而起。他終於知道要好好把握住史卡利了!

--------------------------------------------------------------------------------

就像此集作家所說的:「文字在本質上是不精確的,具有層層的意義,是事物的符號,不是事物的本身」,我只是希望自己能用這些文字,清楚且正確地表達自己對這一集的看法。能夠抒發那些一直在我腦中縈繞不去的想法,真的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

cleno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